阿猪

微博http://weibo.com/u/1779457561
迫真沙雕博主

想认识更多凤悠同好
吸了太多官粮找不到人讨论要爆炸了……
我qq69453118,人多的话我们可以开个群……

瞎JB奶

趁着还没打脸x

为太长不看党划重点,我要奶的有三点:

1.尊也是三点教

2.LOST事件六个孩子集体失忆

3.“失去的记忆”和伊格尼斯有关


好我开始表演了(


1.尊也会三点

因为了见听到游作口癖的时候没有完全确认PM的真实身份份,是在Vira战败以后通过录像看到的,也就是说如果这不是剧情bug,那么了见有可能和复数的对象说过三点

其实这样想是很合理的,因为五个孩子(把SP除外了)肯定都很惨,了见应该都鼓励一遍才对嘛……


2.LOST事件的集体失忆

首先确认一点,毁灭电子宙世界的基本上是他俩没跑了,有电子宙的卡,还能设置对伊格尼斯程序,他们手上应该有至少一个伊格尼斯,我奶光之伊格尼斯。和伊格尼斯有关的,基本上和LOST事件有关也是没跑了,看样子也像被电过的(x

扯回重点,波曼和哈尔有一段“消失的记忆”,他们的目标是找回记忆。这次新的OP和ED歌词也一直在暗示(应该说已经是明示了)“消失的记忆”这个关键词。目前为止我们知道游作是有记忆缺失的,这段记忆里包含对高速决斗的记忆。

让我大胆奶一口六个孩子全部有失忆。把这个作为结论的话,反过来能找到一些证据。比如SP一直玩大师,比如仁真正恐惧的东西,比如波曼和哈尔的行动。


3.失忆和伊格尼斯有关

因为哈尔和波曼在找伊格尼斯,那最起码“他们认为”失去的记忆能从伊格尼斯找到线索,不然电子宙世界毁灭得多冤啊。

波曼带走了仁的意识,被游作刻意还是无意称为“数据”,如果不是编剧手滑,这就代表“意识”“记忆”是可以数据化的!实际上这一点Ai已经多次向我们演示过了。

看哈尔的反应应该是没有想到PM会插手,如果不是针对PM,那么他们很可能想从仁的记忆寻找线索,那么他们或许已经有LOST事件所有受害人的信息了。也许还有其他人的意识被带走了,游作和尊是黑客才没被找到而已。

综上,我想说的是,哈尔和波曼毁灭电子宙世界的理由有三种可能:①伊格尼斯的数据里直接有他们的记忆②伊格尼斯可以帮他们找到LOST事件相关者③反正就是要凑三点。


附一:其他乱七八糟的瞎奶

-波曼是AI

-对伊格尼斯程序原本是提防仁手里可能有的伊格尼斯

-伊格尼斯有自动找主人功能


附二:时间线

①LOST事件
(半年后)
②LOST事件解决,鸿上博士被监禁
(三年后)
③鸿上博士表面死亡
(一年半后)
④Ai封印电子宙世界逃亡
(五年后)
⑤vr主线
补充:
——②③之间诞生了伊格尼斯,个人觉得最可能是在③的半年前诞生
——数据风暴是由伊格尼斯制造的,所以④~⑤都没有数据风暴,也就没有高速决斗
游作消失的记忆(关于高速决斗的记忆)是在伊格尼斯诞生~④之间,大概是游作的9~11岁。

【尊游】近在眼前

>就想看两个人在学校都装不会打牌,进行沙雕决斗(我已经无法脱离沙雕了x
>第一次写决斗不知道有没有写明白啊otz[]内的内容是方便理清楚状况
>游作各种迟钝,尊实力尬吹,岛负责吐槽

被什么声音吵醒的游作,迷迷糊糊睁开了眼。他还是和平常一样趴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睡觉,但是以往醒来时教室里都是空无一人,而现在游作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。
“唔……”
游作撑起脑袋,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,就听到一声“你醒啦”。
“唔……嗯?”
在游作右边过道里站着的的是同班同学岛直树。然而除了岛还有一人坐在游作左边,是一名穿同样校服、带着眼镜的男生。虽然游作还没记全同学的名字,不过脸还是都有印象的,而这个眼镜男是游作没有见过的面孔。
“你是……?”
“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!”岛热情地拍着眼镜男的肩膀说,“这是今天来的转校生,名字是穗村尊!”
“啊,是吗。”游作一边收拾书包,一边冷淡地回答。
“喂喂,至少给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。”
“我是藤木游作。”
岛恨铁不成钢似的叹了口气,转头对穗村说:“这家伙就是这种性格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“不会的。很高兴认识你,游作。”
游作停下了关上书包的动作。学校里大家都是以姓相称,在外面也是只有草薙和Ai会叫“游作”,被刚认识不到一分钟的人这样称呼,游作感到一种微妙的不自在。
穗村像是看出了这一点说:“抱歉,一看到你就有种亲切的感觉,不自觉得就这样叫了。你不喜欢的话,我还是叫你藤木吧。”
“不,没关系。”
“亲切?居然和这个面瘫的藤木能感到亲切?……啊,是因为决斗盘的缘故吧?”
这时游作才注意到了,穗村面前的决斗盘。虽然款式不同,但和游作的决斗盘一样是旧式决斗盘,而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过游作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了。
“啊对了!穗村说要加入决斗部来着!”
“哦。”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。游作想道。
“作为决斗部的前辈,你就和穗村来一场决斗当做欢迎会吧!”
“决斗部的前辈?我?”
“对啊,你该不会忘了你加入了决斗部的事吧?”
游作努力回想了一下,当时为了接近财前葵,确实好像半推半就地入部了。
“那你和他决斗不就好了?”
“什、什么!……区区新人还不用我出手,不然万一因为我太强让穗村自卑怎么办!”
游作拿起书包起身说:“我觉得是你想多了。”
“你说什么!我可是Brave……算了,说了你也不会明白,反正我是很强的!”
“现在用旧式决斗盘的人已经很少了,我还是想和游作来决斗一场。”
看来是推脱不掉了。游作今天没有什么事,本来打算放学后直接回家的,不过现在学校消磨一下时间也没关系。
岛带着游作和穗村二人来到了决斗部的活动室,但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。
“其他人呢?”游作问。
“今天大家正好都有事啦。”
“原来如此,所以你才寂寞到让我和穗村来陪你吗。”
在岛气绝之前,穗村说:“我们就这样开始吧。”
游作点点头,把卡组放进了决斗盘。穗村也把决斗盘戴上,随后二人的决斗盘展开了。
“等等!”岛突然嚷嚷,“藤木,你的额外卡组呢?”
“我没有额外。”
“连额外卡组都没有!?你真的会决斗吗!!”
“在如今的环境下还能不使用额外卡组,游作你肯定很强吧!”
岛一时不知道吐槽什么好。
“来吧,游作!”
“决斗!”
[手卡:5/5,LP4000/4000]
[TURN 01 穗村]
“由我先攻吧。”穗村推了推眼镜,“嗯……里侧守备表示召唤一只怪兽,盖一张卡,回合结束!”
[手卡:3/5,LP4000/4000]
岛站在旁边自动开始了解说。“应该说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开场啊。这下主动权在藤木这边了。”
[TURN 02 游作]
“我的回合,抽卡。里侧守备表示召唤一只怪兽,盖两张卡,回合结束。”
[手卡:3/3,LP4000/4000]
“喂喂,干什么啊?你们是互盖怪兽以示礼貌吗?”
[TURN 03 穗村]
“哈哈,岛你的说法很有趣呢。我的回合,抽卡!反转召唤「隐形天使」。「隐形天使」反转召唤时,我可以从卡组抽一张卡——”
岛立刻嚷嚷起来:“虽然说是有反转效果,但是把攻击力100的怪兽攻击表示也太危险了吧!一不小心就会被秒杀啊!”
“——然后,解放「隐形天使」,上级召唤「加鲁撒斯」[ATK1800]!”
“哦!这下有点样子了!……虽然是凡骨,攻击力也不怎么高的说。”
“在这个瞬间!”游作打开盖卡,“陷阱卡发动,「奈落的落穴」——对方召唤攻击力高于1500的怪兽时,把该怪兽破坏并除外。”
“什么?”岛就像是自己踩坑了一样叫起来,“好不容易上级召唤出来的……呃,凡骨,就被除外了!”
“真是没想到还有这一手呀。”穗村无奈地笑了笑,“我只好就这样回合结束了。”
[手卡:3/3,LP4000/4000]
[TURN 04 游作]
“我的回合,抽卡。反转召唤「音速鸟」 [ATK1400]。「音速鸟」反转时可以从卡组将一张仪式魔法卡加入手卡。我将「多莉亚德的祈祷」加入手卡,然后发动——以手卡中的「魔法剑士 尼奥」为祭品,仪式召唤「精灵术师  多莉亚德」[ATK1200]!”
“哦,仪式召唤!难道这就是藤木的王……等等,攻击力1200?比「魔法剑士 尼奥」攻击力[1700]还低,还不如直接通常召唤「尼奥」!”
“啊,是吗。”
“什么‘是吗’啊!这时小学生都会的算数吧!”
“我用「多莉亚德」和「音速鸟」直接攻击!”
“就攻击了吗!?”岛扭头看向游作的对面,“但是穗村还有第一回合的盖卡——”
“哇啊……一下子受到2600点伤害,游作好强啊。”
“那你到底是盖了张什么卡啊!!”
[手卡:3/2,LP1400/4000]
[TURN 05 穗村]
“我的回合,抽卡。啊,来了!打开盖卡——「融合」!”
“你盖什么「融合」啊!!骗旋吗!!”
“我用手卡中的「炎之操纵者」和「传说的剑豪 MASAKI」进行融合!融合召唤——「炎之剑士」 [ATK1800]!”
“什么!?穗村你居然用融合怪兽!?这样就没法从额外卡组再召唤了啊!”
“没事没事,我额外卡组只有这一张啦。”
“……”岛两眼一翻,内心一万句mmp。
“我再通常召唤「红炎骑士」[ATK1400]!开始战斗,「红炎骑士」攻击「多莉亚德」!”
“发动陷阱卡「援军」!选择场上一只怪兽的攻击力提升500,我选择「多莉亚德」!”
岛已经心很累了,有气无力地继续解说:“这下「红炎骑士」破坏,穗村承受300点伤害。”
“居然又是陷阱卡吗!游作,你果然很厉害啊!不过还在我的战斗阶段——「炎之剑士」攻击「音速鸟」!然后我的回合结束。”
“这个瞬间,「多莉亚德」的攻击力恢复原样。”
[手卡:1/2,LP1100/3600]
“都已经打到第五回合了,你们俩竟然场上都还只有一只怪兽,盖卡也没有,老太太的决斗都比你们快……”
[TURN 06 游作]
“我的回合,抽卡。发动魔法卡「沉默的羔羊」,守备表示召唤2只「羔羊衍生物」。”
“开始防守了吗?毕竟穗村场上现在有攻击1800的「炎之剑士」,这也是没办法的呢。”
“通常召唤「隐形天使」。”
“原来藤木你也有啊!!把反转怪兽攻击表示召唤是什么操作??”
“从手卡发动魔法卡「雷电粉碎」。破坏我场上的所有怪兽,每破坏一只给予对方300点伤害。”
“藤木场上有「多莉亚德」「隐形天使」和2只「羔羊衍生物」,一共是4只怪兽,伤害合计1200……穗村的LP只剩1100了,这么说!?”
“呀——是我输了。彻头彻尾的输了呢,毫无还手之力。游作,请教我决斗吧!”
岛一脸黑线,痛心疾首地说:“自娱自乐去吧,你们两个上世纪来的决斗者!”说完便扔下活动室的钥匙,气冲冲地离开了。
“那我也走了。”游作收起决斗盘说。
“好啊,明天见。”
“嗯。”
游作提起书包,这时,一张卡片从他身上落下来。不巧的是卡落在地面正好是卡面朝上,更不巧的是,这张卡是——
“——「电子宙巫师」?”
空气突然安静。全Link Vrains都知道这是Playmaker的卡,就连平常很少登录光看直播的岛都知道。游作像是要在脑海中掀起数据风暴一般快速思考了起来。威胁恐吓?杀人灭口?打到失忆?不对不对……
“不,这个,不是Playmaker……对了,是仿造的,里面没有数据,只是,那个,像护身符一样带在身上。”
“诶——原来如此啊。”
穗村似乎被糊弄过去了,弯腰帮游作捡起「电子宙巫师」并且递给他。
“谢谢。”
“没什么。不过真可惜啊……”
“可惜?”
“因为我——”穗村故意拖长了尾音,眼镜的反光另游作看不清他的眼睛。气氛变得有些诡异,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,穗村竟然把手伸进怀里。
不会是手枪吧——游作在心里默默把“杀人灭口”的提案从回收站里移出。
“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……”穗村拿出来的并不是手枪,而是一张卡片。“……一样有电子宙的卡。”
“怎么可能!”
惊叫声在教室中回荡。但是游作并没有开口,声音是从他的决斗盘传来的。游作下意识地把决斗盘藏在身后。
“那个就是你的伊格尼斯吗……”穗村说着走向游作。
“既然如此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!没错本大爷就是……”
“闭嘴!”游作谨慎地后退了半步,“那张卡是……Soulburner的……你——”
“呵呵呵……终于意识到了吗。”穗村低声笑了起来,在这千钧一发的场合,他的笑把情景推向了更加阴森的氛围。“真是迟钝啊,Playmaker。没错,我……”
“——你为什么会有Soulburner的卡?你把他怎么了!!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哈?”
后来因为这件事,游作被Ai和穗村笑了半个月。

尊点火的那一幕我真的以为他要比心……

>设定大概是尊无意中知道了pm和gg的交易,趁机也黑进了SOL的数据库,然后看到这一幕
>一直都对游作这番话印象很深,看到新op第一反应就是“他终于有朋友了”,真的很感动所以有了这样的脑补
>>>灵魂画作,请自带避雷针

ED盘的7家店铺特典……
除了日亚和乐天全都是L判相卡,乐天是明信片,日亚的是替换封面,你tm替换封面和原本封面一个柄有什么可替换的!!

【尊游】给我一杯咖啡

>标题瞎jb写的,跟文章没啥关系
>各种私设捏造,后期打脸就删()
>沙雕故事,流水账,日常向

藤木游作,愿望是做一个普通的高中生。虽然在LinkVrains的世界里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大英雄PlayMaker,但因为真实身份还无人知晓,装出一副不会决斗的样子,既不交朋友也不参加社团,所以勉强还能算得上普通高中生。
直到那个叫做穗村尊的人出现。
初见时就隔着一条街大喊“藤木游作君”,引来了不少目光。因为穗村张扬的性格,在同级生里慢慢成为了焦点,而这个焦点成天都落在游作身边,终于大家开始意识到“我们年级还有这样一个人啊”。
游作在学校本来就很孤僻,再和小有人气的转学生混熟,基本就被其他人看作穗村的捆绑物了,经常收到“可以帮我把这个交给穗村君吗”“穗村去哪儿了啊”“告诉穗村那小子今天放学别走”这类的话。
游作一边抱怨着一边把情书递过去,穗村还一脸感动地说“原来游作君对我……”。
“别误会,是隔壁班一个女生让我给你的。对了,还有三年级的前辈叫你放学别走。”
“啊,可是现在我好想吃热狗。”
“但是,”从穗村的决斗盘里传来略显机械的声音,“今天不把事情解决的话,之后还会一直被找茬吧。”
“不灵梦。”穗村举起决斗盘说,“不是说了在外面不要跟我讲话吗。”
“有什么关系,现在附近又没有别人。”
Ai从游作的决斗盘里钻出来喊:“那我也要说话!”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“唉,无论如何只有去应战了吗……”
本以为下一句是“那游作君先走吧”,结果穗村把游作肩膀一揽,“游作君来帮我吧!”
“……哈?”
结果打完架去广场已经是高峰期,草薙根本忙不过来,两个人只好先吃生菜垫肚子。最后还不免吃着热狗时被帮忙缝校服的草薙骂一顿。
“游作君,把蛋黄酱递给我一下。”
“给。……喂别挤在我的热狗上!”
“偶尔也换换口味嘛~”
“你们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!!”
至于第二天,不良少年们列队在校门口齐声喊“大哥,早上好”,这件事游作已经不想再回忆,他都快因此患上社交恐惧症了。
然后——前情提要似乎太长了些,以下才是真正要说的故事——从某一天起,在外人眼里绑定了的游作和穗村,突然彼此变得像陌生人一样,也就是所谓的“冷战”。
上学、回家的时间都特意错开,在走廊面对面走过也不打招呼,平常上课都是坐在一起,现在却是各自占着教室的对角。
“游作啊……”
“闭嘴。还在上课。”
Ai做出哭兮兮的样子,关了决斗盘的显示器。
“尊,这样真的好吗?”
“在上课哦,不灵梦。而且我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。”
不灵梦叹了口气。
Ai和不灵梦在努力劝和,但是由于之前激烈的争吵导致的隔阂,游作和穗村都不打算让步。两个伊格尼斯也常常背着自己的伙伴,在网络里商量计策,最终还是没有什么好主意。
“怎么办啊……还得靠他们查出电子界毁灭的真相。”
“尊平常是通情达理的,不过一旦真的生气了也很难办。”
两个AI背靠背地坐着叹气,链接栗子球也在旁边发出沮丧的“库哩库哩”。
连草薙也开始觉得不对劲,放学的游作走进车里时草薙问他:“最近尊怎么都没有过来?”
“他也没有什么非来不可的理由吧。”
“是吗?但之前不是每天都来吗?”
“哎呀哎呀,还是我来说吧。”Ai从决斗盘里站起来说,“这两个人正在闹别扭呢。明明都已经上高中了,还玩这种绝交游戏什么的~”
“闭嘴。”
“但是眼下要调查电子界的事情,还是要跟尊和不灵梦联手啊。”
“不需要。像以前一样,草薙哥和我一起就能解决了。”
“小游作~真是小孩子脾气呢~”
“信不信我把你分解了。”
“好好,我错了。”Ai缩回决斗盘里只露出一双委屈的眼睛。
“啊嘞~游作……”
“不是叫你闭嘴了吗。”
“有邮件呢。啊、是不灵梦发来的。”
“不灵梦?”
“让我看看……‘PlayMaker,Ai,大事不好了!尊被人埋伏,现在情况危急,速来LinkVrains!附坐标’……以上。欸,是求救信啊,这么说……哇啊啊游作你干什么!”
Ai感到一阵颠簸,反应过来时游作已经跑进车里的隐秘空间,把卡组放进了决斗盘里。
“Ai,设置好坐标!”
“是是……”
“Into the vrains!”
按照不灵梦提供的位置信息,游作立刻达到了相应的地点,但是穗村并不在那里。
“怎么回事?”游作瞪向Ai,“这里一个人都没有。”
“我、我怎么知道啊!”
在游作即将把Ai删除的前一秒,从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“喂!PlayMaker!!”
“SoulBurner!?你没事吧!”
“说什么啊,你才是,没事吧?”
“可你不是有危险……”
话说到这里两个人察觉到了事情的真相。场面一度十分尴尬,游作和穗村背过身,举起决斗盘。
“Ai……”
“不是的、你听我解释!”
“不灵梦,你……”
“我这是为了你好!”
训斥完自家伊格尼斯,同时抬起头的游作和穗村目光刚好撞上,一瞬间两人下意识地扭过头。
“不灵梦,退出登录。”
“……走了,Ai。”
游作从秘密房间里一出来,草薙就期待地问:“怎么样?”
“……草薙哥早就知道了吗。”
“你们都别太倔了,既然都还关心对方,明天去和好吧。”
游作抱着手臂没说话。
过了会儿,车门想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“对不起,今天已经打烊了——”草薙说道。
但是游作却站了起来,走过去打开了车门。
气喘吁吁的穗村站在外面,看见游作开门,像过去一样眯着眼睛笑了起来。
“能给我一杯咖啡吗?”
游作也不禁扬起嘴角。
“当然了。”

啊先说作者不是我,但是有授权的
大概就是想印这样的色纸,姑且称为生日花侧脸色纸,尺寸是24*27cm,价格暂定30r上下
p1基本是完成图了,p2p3是线稿,应该应该5月就可以通贩了
并不是在这里卖,我就是想发出来看下大家的反响,好确认印量,当然在这里排的话印出来以后还是会敲您的()

另外后续还有打算做金格瑞罗斯凯莉柠檬艾比的(